民企2800万被骗! - 苹果id贷
苹果ID贷

24小时客服QQ277815274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正文

民企2800万被骗!

社会资讯         分享给朋友:

古多新公司以保证金的名义借用了数千万元的资金,最终落入了另一家天泰公司的口袋。其中,参与者还拥有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及相关员工的密切合作。

  你贪图别人的利益,却不知道别人在觊觎你的本金。

  在金融领域,这句话一直是提醒他人避免上当受骗的谆谆教诲,但也适用于企业。

  八年前,重庆古多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多新公司)从未想过自己是上这句谚语的亲身经历者。

  古多新公司以保证金的名义借用了一家名为重庆威斯宁新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斯宁公司)的资金,但最终落入了另一家重庆天泰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泰公司)的口袋。

  其中,参与者还包括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以下简称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及相关员工的密切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天泰公司也是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业务单位。

  为了追回数千万元的资本损失,在接下来的八年里,古多新公司一直走在维权的艰难道路上,其与威斯宁公司、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争议剧也很难结束,即使在后两次败诉后,法院强制执行甚至限制高消费。

  01

  贷中有贷

  2014年深秋,贷中有贷的预谋正在悄然酝酿之中,古多新公司是最悲惨的受害者之一。

  当时,朱某斌实际控制的威斯宁公司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贷款3000万元即将到期,但朱某斌及其威斯宁公司根本无法偿还。我该怎么办?

  经过一番规划,朱某斌决定从其他企业借钱偿还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贷款。只要企业信用调查良好,他就可以向银行申请新的贷款来偿还借来的钱。

  因此,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负责信贷业务的业务经理阎的介绍下,威斯宁公司成功赶上了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业务单位天泰公司,成功借了2800万元。

  朱某斌拼凑了200万元,成功归还了哈银重庆分行3000万元贷款。朱某斌和他的威斯宁公司暂时逃脱了灾难。

  然而,第一步是,但第二步是从银行偿还天泰贷款。由于担保人不同意为威斯宁的新贷款提供连带担保,新贷款无法实施。

  然而,为了偿还业务单位天泰公司的2800万元贷款,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向威斯宁公司提出了支付2800万元承兑汇票保证金,可开具5600万元承兑汇票的想法。

  如果有了这笔承兑汇票贷款,威斯宁公司和朱某斌自然能够再次一解燃眉之急。

  02

  贷不厌欺诈

  为了顺利从哈银重庆分行申请这笔新贷款,威斯宁公司找到了民间资本古多新公司。

  同时,威斯宁公司要求古多新公司向哈银重庆分行支付2800万元定金,以筹集资金。

  当然,2800万元对于一家小型民营企业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为了确认和检查威斯宁公司的资金用途,古多新公司专门派员工与威斯宁公司财务总监、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信贷业务经理阎某联系,并在阎某办公室协商沟通。

  为了让古多新公司相信威斯宁公司将向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支付2800万元存款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向古多新公司提供了许多材料,如信用审批通知、贷款申请和以前的贷款还款。

  同时,阎还向古多新公司核实了审批的真实性。

  此外,在后续事宜中,当古多新公司威斯宁公司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开立的公司账户是否可以支付承兑汇票押金时,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明确表示押金可以来。

  古多新公司本着对银行机构的信任,得到肯定答复后,当天将款项汇入上述账户。

  但资金到达后,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既未按约定将资金转入保证金账户,也未及时采取措施监督冻结资金。相反,它允许其员工与威斯宁公司合作,将资金转移给天泰公司,以偿还威斯宁公司的2800万元贷款。

  此后,由于缺乏担保,没有贷款申请条件,威斯宁公司未能在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发放5600万承兑汇票贷款,威斯宁公司自然没有钱偿还债务。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威斯宁公司只退还了古多新公司80.7万元的利息。

  03

  艰难维权

  得知2800万元转为他用后,古多新公司突然意识到,于是向警方报案。

  后来,根据古多新公司向法院出具的警方对威斯宁公司实际控制人朱某斌和阎某的讯问记录,威斯宁公司以支付押金的名义向古多新公司借款2800万元,并故意隐瞒与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贷款的真实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归还天泰公司的贷款。

  同时,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知道古多新公司汇款用作存款,但故意隐瞒威斯宁公司不符合担保措施的信用条件,存款账户不能开立,向古多新公司出示信用审批通知等材料,诱使古多新公司相信涉及的资金可以作为存款。

  为了追回2800万元的巨额资金损失,古多新公司已经在维权的道路上奔跑了好几年。

  经过多次审理,本案以哈银重庆分行和威斯宁公司败诉告终。

  据媒体报道,法院于2021年12月发布的一审判决显示,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和威斯宁公司被判赔偿古多新公司280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哈银重庆分行一审判决后,不服气,不愿承担上述赔偿,提起上诉。

  随后,重庆高等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根据判决,法院认定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和威斯宁公司共同欺骗古多新公司2800万元。

  最后,二审法院驳回了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上诉,维持了原判决,并将判决裁定为最终判决。

  事实上,为了维护其合法权益,古多新公司还向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投诉,要求重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局查处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工作人员涉嫌违法行为。

  但由于古多新公司不是哈银重庆分行的直接客户和消费者,其投诉被认定为举报。

  在古多新公司和重庆银行业保险监督管理局的二审行政裁定中,还详细公布了古多新公司存款诈骗2800万元的诸多细节。

  到目前为止,这起保证金诈骗案已经宣判了很长时间,但古多新公司还没有收到2800万元的资金损失,对方也没有按照判决全部履行。

  据企查查显示,今年6月份,哈银重庆分行和威斯宁公司同时遭到法院强制执行,二者均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均为2800万元。

  同时,由于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未能在执行通知规定的期限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确定的支付义务,经古多新公司申请后,也受法院限制,要求分行及其法人钟雪峰不得乘坐飞机、高铁;不得住在星级酒店、夜总会和高尔夫球场。

  历时8年,古多新公司的2800万元能否成功收回?什么时候成功收回?目前还不得而知。防骗请回主页苹果ID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