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争议犹存,金融机构是否适用 - 苹果id贷
苹果ID贷

24小时客服QQ277815274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正文

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争议犹存,金融机构是否适用

社会资讯         分享给朋友:

8月20日,最高法发布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规定》。8月27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法院判决平安银行(12.600, -0.40, -3.08%)4倍LPR支付贷款利率。南方澄清政策边界,传达各行各业的声音,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21世纪商业先驱报》在北京举行了私人贷款司法解释闭门研讨会,邀请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和行业名人讨论司法解释的影响。

  2020年8月20日,最高法发布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规定》LPR作为标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了原规定中24%、36%的两线三区,大大降低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8月27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引起热议。原告平安银行作为持牌金融机构,通过诉讼索要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即年利率24%,被法院驳回,判决4倍LPR支付贷款利率。

  2020年9月10日,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所属21世纪经济报道在北京举行了民间借贷司法解释闭门研讨会,帮助明确政策边界,理性传达各界声音。来自中国银行(3).070, -0.02, -0.65%)行业协会、小额贷款公司、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等自律组织的专家,以及银行、信托、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从业人员和法律领域的专家,共同探讨私人贷款司法解释的影响。

  与会者认为,司法解释的初衷是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为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提供良好的指导。然而,许多金融从业者也呼吁进一步明确利率上限是否适用于许可金融机构。

  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持牌金融机构不适用司法解释。然而,2017年8月,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的若干意见》通知称,金融贷款合同的借款人要求减少年利率超过24%的部分,理由是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等费用过高,明显偏离实际损失。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为企业家创新创业创造良好法律环境的通知》(法律)〔2018〕1号)中明确,“对商业银行、典当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以不合理收费变相收取高息的,参照民间借贷利率标准处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一方面,司法解释说,持牌金融机构不适用,另一方面,两份通知要求金融机构和基层法官不可避免地不知所措,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中国银行业协会法律顾问卜祥瑞:

  金融机构贷款 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不适用

  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开始组织修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我较早看到了相关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在2015年制定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时,向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函征求意见。在最高人民法院研究银行卡司法解释会议时,也涉及银行产品的利率。银行卡费率不应适用民间借贷,因为银行卡本身不是简单的借贷产品,是典型的信用产品交易。银行作为金融持牌机构经营金融业务是特许经营,特许经营机构和产品不适用民间借贷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9〕254)第三部分(3)关于贷款合同明确指出,在审理贷款合同纠纷案件的过程中,人民法院应当按照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服务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的精神,区别对待金融贷款和私人贷款,并适用不同的规则和利率标准。然而,有些人认为所谓的区别在于,金融贷款的总成本显然应该低于私人贷款利率的上限,利率应该低于私人贷款。我个人并不完全同意这种说法,因为没有必要区分金融产品。

  最高人民法院对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作出了修改(法律释放)〔2020〕6)决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新规)。第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之间的融资行为。第二款明确规定: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贷款业务引起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但个别地方法院在本条适用上存在偏差。

  最近,一家法院一审判决一家银行温州分行发生贷款纠纷,利率参照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的计算引发了媒体和金融业的热烈讨论。至于这个案子,我个人认为这个案子只是一审判决,某银行温州分行可以依法上诉。二审可以依法改判法律适用错误。即使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原判,也只是个案,不是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指导公报案件,不普遍。

  引入新的私人贷款法规有其特定的背景。其主要目的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规范私人贷款活动,确保私人贷款的稳定健康发展,促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统一司法判断标准。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也承认,私人贷款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越低越好。利率保护上限过低也可能有两个结果:一是借款人在市场上信贷不足,信贷供应短缺,加剧资本供需紧张。二是民间借贷从地上转向地下,地下银行和影子银行可能更加活跃,导致民间借贷实际利率进一步上升。因此,出台新的民间借贷规定考虑了社会金融活动的特殊性,一些民间借贷机构也能理解。持牌金融机构则聚焦在信用卡、消费金融、保理融资租赁等具有融资属性业务合规与合法边界问题。此外,私人贷款的司法解释也对金融业的一般贷款活动产生了影响。例如,银行业的融资合同往往约定逾期利率或逾期违约利率,通常为日万分之五,相当于年化利率的18.25%。借款人违约时,加上约定期限内的利息或逾期利息,总额明显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四倍上限。

  实施新的私人贷款规定可能会改变一些贷款当事人对法律稳定性的期望。法律要稳定,法律要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不变,法律日夜变化的后果不言而喻。司法行为应不同于监管政策。双方签订合同时,明确约定权利义务,确定违约的法律后果。如果某些主体的法律行为后果不确定,商业主体的交易安全性将大大降低,这也将对社会和金融秩序的稳定产生一定的影响。有关机构应当注意司法新规对双方当事人约定的权利义务的影响,研究区分民间借贷协议期内、借期届满、逾期等细节问题。同时要明确联合贷款等法律适用问题。

  明年即将实施的《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规定:禁止高利贷,贷款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那么,谁应该确定贷款利率更合适呢?央行应确定包括信用卡在内的金融机构的存贷利率。民间借贷纠纷将上升到司法层面。司法机关实施服务实体经济的政治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未颁布《非存款贷款条例》未颁布的情况下,有必要统一司法对私人贷款利率的必要判决,但应更加宽容,不应一刀切。基层法院适用法律明显错误的,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予以纠正。

  我呼吁银行金融机构通过行业协会、监管机构等适当渠道充分反映相关需求。相关监管机构还应注意私人贷款司法解释、银行卡司法解释、保理司法解释等对金融机构业务规范的反作用。司法机关应当理解和把握金融交易的本质,准确区分不同金融产品的特点,通过《民法典》对现有不适当规定的支持司法解释进行修订,并完善相关司法解释。

相关阅读: